挑战微魔幻历史现实主义,话剧《刺客列传》巡演露锋芒

8月12日,老谭戏剧工作室话剧《刺客列传》将在湖州大剧院演出。这部2022年首演的新创话剧作品,以其大型历史话剧的宏阔叙事结构,恰如其分的微魔幻内容和史诗化的情感张力,吸引了万千热爱文艺内核的观众惊艳的目光。

据了解,话剧《刺客列传》并非简单将历史剧加入魔幻元素,也与流行轻松魔幻幻想文学不同,本剧“微魔幻”基于历史史实,魔幻元素既是核心剧情,也是神来之笔。从一心想夺权自立、成为吴王阖闾的公子光带着风声登场,部署鱼藏宝剑的杀局,人后有人,局上有局,环环相扣的魔幻历史现场的齿轮也就开始转动了。

_36A9371

历史的魅力,冷暖色的对冲

本剧以著名的春秋四大刺客中广为传颂的“专诸刺吴王僚助公子光上位、要离刺庆忌使阖闾显世”历史典故为“起点”,但魔幻主义的叙事,将在戏剧中的历史现场里撕开一个亦真亦假、亦虚亦实的“警幻时空”,看到完全不同史籍的“真实另类传奇”。

在文明与蛮荒尚在交融、先民与原始“神祇”共处同一时空的时代,人类犹如奴隶,生计难着,何况跨越奴隶、人、“神”的界限。而在“春秋无义战”、举世冷酷、内卷、尔虞我诈的时代,先民众生世相,固然有丧气躺平之徒,亦有奋起孤勇之人。

_36A8661

话剧《刺客列传》编剧、导演谭伟民说:“专诸、要离的时代,是我们先民开始意识到“我是谁”的命题和寻找“我的价值”的时代,为了这件“人事”,他们无所不为,与天地与命运斗争。野蛮与礼仪,神祇与理智,阴谋与光明——每个人的头顶都层层重压着属于他的暗无天日的危机,但同时,每个人身上又都流淌着属于人类心脏向阳而生的热血沸腾。如果我们能在一片历史混黑中,发现一脉相承的“人性”与“神性”,在不变的谎言与真诚,不变的恶念与善意,不变的阴谋与宽容中做出选择,找到永恒人的温情,我们才能认识到,‘我是一个人’的真实涵义。”

_36A8560

微魔幻,坚持话剧传统基础上的新尝试

该剧制作人、主演段光奇说:“我们话剧团之所以叫老谭戏剧工作室,不单因为谭伟民导演每年忘我地创作新创作品;也不只因为他涉猎世界的演员表演训练理论,为演员量身定制训练法;更因为他始终都在带领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地坚持艺术创新探索。多年前,在第一部诗歌话剧《大唐行·姑苏城外》的时候,我们就尝试了古诗文朗诵作为一个独立艺术形式与话剧的融合;到今年的第三部诗歌话剧《君子行·歌河夜行船》我们已经将话剧演出和笛箫演奏有机融合了。《没有告别的仪式》则是一部史上从未有过的“反戏剧”话剧。到《刺客列传》这部新创话剧,是我们老谭戏剧工作室创作的一个高峰。我们既坚持了现实主义历史原则,也秉承了体验派的戏剧理念;微魔幻历史现实主义,是一次非常有价值的尝试。在自媒体与人工智能的时代,我们在话剧戏剧道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_36A8472

微魔幻话剧对演员表演要求更高

演员要怎样表演,才能让观众相信魔幻,又不脱离真实的历史角色?

对此,饰演5个核心历史人物的演员各有不同角度的回答:

饰演专诸的段光奇说:“在导演的帮助下,我能够理解专诸、要离为什么命都不要了,也要选择要去做刺客?是为了他的阶层跃迁,从绝望困窘的烂泥塘里爬出来?还是一诺千金,重然诺轻生死的初民义气之心?在《刺客列传》剧本里,有这样的养料让我汲取。我觉得,极致的选择,是基于极致的心理状态。对于个体的人来说,我有点相信性格决定命运。不是每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如果生活的压力足够大,大到那些不幸的先民们那样更悲苦的境地,人的内心会异化。我们会内心失衡,时常觉得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这时候有人选择暴戾,做走狗帮凶迫害别人,有人选择丧气、躺平,也有人选择燃烧,奋进和牺牲。严格来说,都是一种悲剧的表达。区别在于是悲催、悲凉、还是悲壮的人生。”

饰演赵处女的瞿峙颖说:“作为演员,我能做的就是充分融入角色,以真实的情感体验来将角色的所思所感表现出来,塑造一个“碎片真实”同时又“完整虚幻”的“半神”赵处女,并通过演员之间真实的交流和剧情的推进展现,将观众带入这个魔幻历史情境的设定中。”

饰演要离的陈致宇说:“我认为,要离这个貌似以世俗欲望为驱动、实则欲望却非此的形象,是某种人类永恒的生存状态的表现:我想的,我做的,我感受的,我评价的,完全分裂风马牛不相及,但又非常奇特的结合在一起,而这并非最奇怪的事情,最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对此习以为常。在表演中,对感情的具象化解释,演员在表演中真真切切感受到的压力与欲望以具体的视觉效果传递给观众,可以带来一种更真实的体验。”

C:Users34311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_36A9016.jpg

饰演伍子胥的顾逸说:“魔幻为视角的历史戏剧,同样要求表演中要抓住人最核心的行动,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我觉得我的角色代表了一种现实历史中的荒诞,那就是角色越有血有肉,越传奇,越承载了某种意义,那么他很可能最终走向的,却是他作为人的价值的自我消解。我们经常说,‘在作品中,无论是史实还是艺术虚构都是基于人物角色的真实。塑造好人物,那么一切就都是成立的。’有趣的是,只有这个角色自我期许的价值‘不再成立’,他才真正成为了伍子胥。”

饰演公子光的房琛说:“怎么让观众相信你塑造的角色?首先你要让你自己相信他就是真实的,所以你需要去了解你的角色,了解他的一切,他的生存环境、人物关系等,舞台上短暂的表演,台下需要在心里经历他的一生;而魔幻,当代观众的理解能力增强,我们在让观众觉得这个角色是存在的情况下,通过舞台的动作安排,灯光设计,音效等配合,能给观众创造出紧张、恐惧、嬉闹、庄严、神秘的气氛,让观众体验到每个角色的心理活动,因此,观众会对发生的剧情全身心的投入。对了,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把打开这个刺客迷局的钥匙。”

_36A9242

据了解,《刺客列传》这部倍受关注的微魔幻历史文化话剧,将陆续在上海、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嘉兴等华东地区主要城市巡演。之后一场,是10月14日在苏州戏曲传承中心剧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